首页 > 婚姻故事 >

肉肉写得很细致的男女文 教室短篇

婚姻故事 2020-11-21 15:35:05

“看来,你是带不走他们了。”秀儿回到邓肯身边收起尖爪挽住他的胳膊。

“他们的箭似乎比你们爪子更管用。”我看完好戏一脸可惜的模样。

“还是我的爪子好用。”吉迪恩看着满手的鲜红,有些厌恶地甩甩手。

“血腥!”

“暴力!”

秀儿和我同时鄙视他。

剩下两头中箭的黄眸黑狼,趔趄地趴到蓝眸巨狼脚边,因疼痛而变得扭曲的脸显得更加狰狞,“箭上有,有附,附子草……”

“啊!”一声娇呼和弓箭掉落的声音打乱此时僵持的状态。

娜娜被唐恩挟持住,掐住咽喉,指甲已经刺破她脖子,鲜血淋漓。

娜娜已经吓得花容失色,无力反抗,双手扣住唐恩大手,两脚在地上乱蹬。

“娜娜!”摩根大惊,还未来得及反应,唐恩指甲插入更深一分。

“不,不要有别的想法。”唐恩此时黝黑的脸庞泛着病态的白,虽然虚弱无比,但想要这个娇滴滴女孩的命还是易如反掌。

“唐恩!”摩根被邓肯拉住,身体绷得紧紧的。

“你看起来很不好!”我微笑着歪着脑袋瞥了唐恩一眼。

唐恩钳制着娜娜缓缓退到蓝眸狼人身边,嘴唇紧闭。

“附子草,狼人克星,像毒药一样能腐蚀它们的皮肤,它们抑制变形,还可以阻止它们自愈。”为首的男人缓步上前,声音沉着。

教室短篇
教室短篇

“真是个好东西!”吉迪恩声音幽幽的飘来。

“是不错,看来下次我得为吸血鬼准备点马鞭草。”为首男人目不斜视地瞥了他一眼。

“谢谢提醒,看来这两样东西我以后都得随身携带了。”我向他投去感谢的目光。

“你们还要废话多久?”蓝眸狼人怒斥道。

“你不是借着他们说话的时间修复内脏吗?”秀儿满脸寒霜地睨向我,又睨向他,满脸横肉怎么看怎么不舒服,“我刚刚可听见你肝脏被震碎的声音。”

“唐恩,不如你说说你想怎么样吧!”我侧身面对他本想多聊几句,抬眸瞧瞧天上,月亮西斜,又改变主意,“闹了整晚,我都有些困了,各自散了吧!”话刚说完,娜娜已经在我怀里。

所有人都没看清发生什么事,娜娜已经安全无恙地回来了,除了脖子上的爪痕。

“爸爸!”娜娜惊魂未定地被为首男子抱入怀里。

“他们,他们都不能放走。”摩根急切大叫,“阿,阿尔法狼,会来找他们的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!”蓝眸狼人嘴角噙着轻蔑环视他们。

“不如,”我和邓肯对视一眼,同时说:“交给神盾局。”

“电话都交了,有别的办法联系他们?”秀儿问。

“不如先找个隐蔽的地方把他们关起来,”我思索着,“等今天联谊赛结束就马上联系神盾局。”


标签:

才宅文章网 情感日记-婚姻故事-情感倾诉口述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