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婚姻故事 >

新娘你好紧 上司下属黄文

婚姻故事 2020-11-21 22:42:42

一只大手横过来拿了我的手机,凌晨朗看看已然暗掉的屏幕,抬眸凝着我问,“妈妈说什么了?”

我深吸一口气,“她让我俩马上过去,说薛圣烨在家里!”

“什么?薛圣烨怎会去那里?!”凌晨朗震惊地问道。

我耸耸肩,表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一瞬间,凌晨朗冷冽桀骜地站起身,“那我们快点赶过去吧。”

我嗯了一声,急急揣回手机,抱了懵然不知所措的小腾骏走出卧室,小小声安抚他说,“小宝贝,我和叔叔有点事要做,你先和璐璐阿姨睡吧,宁宁回家了再带你好吗?”

小腾骏看看我脸上严肃的表情,乖乖点了点头。

去敲开了秦璐的房门,将孩子交托给她,并低声交待,“我要和凌晨朗赶去杜家大宅,凌韵玲暗恋薛圣烨的事被杜瑞姿知道了!”

“啊?”秦璐睁大了双眼,一秒后才回神,“哦哦,你们快去吧。”

捏捏她的手,我也不敢多耽搁了,快快回自己卧室去,这时凌晨朗已刚穿戴好,我匆忙说道,“我去换身衣服。”说完想走入衣帽间,凌晨朗快步过来一手拉住我,“不用了,这身衣服挺好的,走吧。”

我低头看看自己,一身休闲家居服,还算可以见人,便去拎了包包和他大步下楼。

没通知专属司机过来开车,凌晨朗在玄关的鞋柜上拿了宾利车的车匙就牵着我出门。

上司下属黄文
上司下属黄文

登上车,风驰电掣往杜家大宅的方向开去。

我侧过脸,凝视着他眸里闪烁的细碎亮光,沉声说,“玲姐喜欢上薛圣烨了。”

握着方向盘的大手轻轻一抖,凌晨朗深邃的眸转过来望进我眼底,又淡然别开,“嗯。”

心里掠过一丝复杂,我觉得我该解释一下,“我也是前两天才听玲姐说起的,我以为她不会这么快就说出来的,也以为这种事应该由她亲口告诉大家。”

轻蹙着的英眉舒开,凌晨朗低声道,“老婆,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我是有点被这消息吓到了,怎么想都想不到,我姐会喜欢上薛圣烨!”

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!谁也不知道爱情会何时来到身边!”我感慨道,接着把凌韵玲跟我透露她是怎样喜欢上薛圣烨的那番话说出来。

半个小时后到达杜家大宅,凌晨朗紧紧牵着我的手走进灯火通明的大厅里。

一股子肃杀又凝重的气氛扑面而来。

我目光望向沙发那边,只见杜承典端坐在上首位的单人椅里,左手边坐的是杜煌琛和杜瑞姿,右手边是凌韵玲独自占据了长沙发,薛圣烨施施然坐在下首位的单人椅里,遥遥跟杜承典相望。

我们来到了,不管是敌是友自然要跟各人打过招呼。

凌晨朗牵着我理所当然落座到凌韵玲的身边去,我感觉到薛圣烨似笑非笑地将眼神盯在我俩十指相扣的地方,但我没看他更没抽回手。


标签:

才宅文章网 情感日记-婚姻故事-情感倾诉口述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