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情感倾诉 >

讽刺婚外情的文章

情感倾诉 2021-01-13 19:14:50

天气闷得仿佛空气被挤干了一样,气温只升不降。屋子里空调一直开着,我额头上的汗水却一直在冒。我拿着手里的死亡通知单,再也哭不出来。

这一个月里,我经历了无数的大起大落,好像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,只求一死,还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呢?

我的丈夫,和我结婚仅仅两年的丈夫,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,就在今天早晨,在我们一起购买的婚房里,就在我的眼前,自杀了。

我几乎是尖叫着跑过去,却怎么也抓不住他下落的身影。

我狂奔下楼,拼尽力气摇着他,希望他能在再看我一眼,可这也是奢求。

我的神志已经不太清楚了,耳边却一直响着他跳下去之前跟我讲的话:

——温白,我爱你。

——温白,他的势力太强大,我们撑不了多久了。

——温白,他为了迫害你,无所不用其极,我保护不了你了怎么办?

——温白,我是个懦夫,我没有办法,除了死,我想不到其他的办法。

大概看我神情太凄惨,管家李姨过来拉我:“太太,何先生已经走了。人死不能复生,请您节哀顺变。”

“节哀顺变?”

我抹干了脸上的泪水,冷笑着问她,“李姨,你告诉我。靳湛言给了你多少钱,让你做他的眼线,让你在家里挑拨离间,让你背信弃义做他的汉奸走狗?!”

被塞东西上学
讽刺婚外情的文章

我看到李姨的脸一白,一副被我戳破了的神情,却还是嘴硬,“太太您说什么呢?我根本就不认识您说的靳湛言是谁……”

是吗?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整个易市恐怕没有人不知道靳湛言吧?这个顶着富二代名头,以两亿资金起家,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,创造出了省内第一,全国前十的商业帝国!省台经济频道天天都在为他歌功颂德,就连市长见了他都得点头哈腰!

你说你不认识?简直是笑话。

但我没有时间在这里跟李姨墨迹。

丈夫留下的产业何氏,还有两百多号员工等着我给他们发工资;丈夫的亲人何家,上上下下还有十多口人等着我去安抚!我不能就这么垮下去!

靳湛言不就是想看我的笑话吗?他不就是想像逼死我的丈夫一样,逼死我吗?

我倒是要看看,他还有什么能耐?!

想要搞垮何氏?想要搞垮何家?!可以!

那就先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!

我从衣柜里拿出了大红色的连衣裙,这是丈夫给我买的,上面有他找人亲手绣的我的名字。

我要穿着这件衣服去见靳湛言!

就算是死,我也要微笑着、漂漂亮亮地在他眼前死!

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商业区,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里,我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,画着精致的妆容,上了电梯。


标签:

才宅文章网 情感日记-婚姻故事-情感倾诉口述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