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小说 >

塞食物h文 舞蹈女生污文

言情小说 2020-10-17 11:09:33

房春脸上一胀:其实……我……

他支吾着说不出话来。

陈炳昌一会儿看看付洁和黄星,一会儿又望望房春,疑惑地追问: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

付洁一扬头道:你问问你房东就知道了。

陈炳昌扭头道:房哥,到底怎么了?

房春轻叹了一口气,道:兄弟,我今天……是这么回事儿,我吧坐火车回来的时候,跟他们两位挨着坐。你知道的,我坐车坐什么的有脱鞋的毛病,这个兄弟呢嫌我脚臭,我们俩就发生了点儿口角,然后就……就干起来了。我在火车上喝了几瓶啤酒,一冲动之下就拿起酒瓶子……哎呀真后悔啊,后来这兄弟就在半路上下了火车,送到医院去了,我也被警察带了去。我当时就越想越怕,所以就趁着上厕所的工夫,从窗户爬了出去,溜了。

169章化敌为友

陈炳昌瞧了瞧黄星的头部,追问了一句:那医院怎么说?

黄星见一旁呆站的房春已经是冷汗直流,心想也别吓唬他了,多一个仇人不如多一个朋友。于是冲他挥了挥手说:房大哥,咱们是不打不相识。来来来,坐下来喝两盅。

房春有些不敢相信地追问了一句:你的头,没,没事儿了?

黄星道:刚才不是说了吗,承蒙你手下留情。也可能是我脑袋瓜子硬实,没给我开瓢。

房春道:真的?没伤到大脑?

黄星摇头:没有。你看我现在这精神,还有这酒量,像是受了内伤的人吗?

房春松了一口气:那就好那就好,可吓死我了。

黄星接着催促了一句:坐下吧快,还站着干什么。

塞食物h文
塞食物h文

房春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:中!

然后坐在了陈炳昌旁边,陈炳昌很会意地给他倒了一杯酒,房春端起酒道:这个兄弟,还有这个……弟妹是吧。今天在火车上的事,全是我的错,冲动了冲动了。我借这杯酒,再次对我给你造成的伤害,表示真心的忏悔。这样,这顿饭我包了,然后你们来到洛阳,我尽尽地主之宜,带你们好好玩玩儿,你们说中不中?

陈炳昌也端起杯子帮房春打起了圆场:就像兄弟说的,不打不相识。我也代我房哥跟你们赔个不是,我房哥他吧,其实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。今天这事儿,他的确做的很不妥。我呢也不帮他推卸什么责任,我们任打任罚。兄弟,你说怎么着咱就怎么着,你今天拿啤酒瓶子再往他脑袋上蒙一下,我也绝对不会说个不字。

房春很机灵地跟陈炳昌唱起了双簧,一摸脑袋笑说:蒙!来兄弟,真的,你就是真给我脑袋开瓢,我绝不会眨一下眼。反正怎么说呢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犯了错误就得承担。

说着他果真把脑袋伸了过来。


标签:

才宅文章网 情感日记-婚姻故事-情感倾诉口述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