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小说 >

舒服 用力 要进去了 插逼的片段

言情小说 2020-08-02 18:46:21

到了父亲书房,顾欣妍发现俩个孩子已不见了,想来去了楼下面壁。

见父亲靠坐在沙发上微沉着俊脸,顾欣妍忙给父亲的茶杯续了点开水,笑微微地递了过去,“爸,您喝茶。”

顾锦成抬眸看她一眼,然后倾身接过来喝了两口,清了清嗓,“说吧,把你失踪的经过跟我说一遍。”

顾欣妍点点头,“好。”

女儿诉说经过的时候,顾锦成一直垂眸沉思,似听非听,严肃的表情却丝毫未变。

等她讲完,他开口:“他救你上岸,你脑子还是很清醒的吧?”

“当然,我前面说了,我是抱着一棵树冲到下游的,我没有被水淹没。”

“嗯,所以你们交谈,或有什么行为都能保持意识清醒。”

顾欣妍听到这话,清眸凝了,试探性地问了句:“爸,你怀疑什么?你以为我……我以身相许了?”

“咳咳!”

“爸,你别咳嗽,你就这么想了对不对?我真没想到,你这么正派威武的大人,现在的脑子也会这么污,也想着男女单独一起会不会那个。”

“放肆!我是你爹!”顾锦成不悦地斥了声。

“对,你是我爹!我爹就可以胡思乱想啊,就可以胡乱猜测啊?”

“行了!我知道了!”顾锦成举手,朝她不雅地翻个白眼,低斥,“嘴不饶人。”

“呵呵……爸,我是你生的。”顾欣妍呵呵一笑。

舒服
插逼的片段

前面两句,这顾大人就能辨别出来女儿跟那个郑易桦并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事,这让他心里大大松了口气。

半晌后,顾大人又开口,“听你妈说,你发烧了?”

“是,可能山上凉,那天去的时候淋湿了衣服,走了一晚上就有点感冒了,后来被郑易桦救起,晚上就头痛发烧……后来,他天亮就去拔了草药,煎了汤让我喝下才退烧的。”

“他在山上做些什么?吃什么?”

“他山上采草药,野山参,吃的就那些野果,野兔,鸟什么的,我看他荒岛求生能力很强。”

顾锦成听完抽出一支雪茄,夹在手指间转了转,淡淡一笑,“适合去部队。”

顾欣妍心下一喜,见老头子的眉眼舒开,连忙问:“爸,那你要不要见见他?”

老头子闻言,俊脸立马绷起,“丫头,你给我取消这个念想!让我见他,门都没有!”

“爸!”顾欣妍倏地一下站起来,又犯冲了。

“我说过,他是我的干弟弟,你不要把他当女婿来看,他现在无父无母,是个贫穷又坚强的小伙子,你就当是一个亲戚来看待不行吗?”

“不行!”顾锦成举起手,态度生硬,“老爸跟你讲,这样的男孩我是欣赏,但是,就因为他是男孩!你又是单亲母亲,所以我不准你们来往!”


标签:

才宅文章网 情感日记-婚姻故事-情感倾诉口述
统计代码